【导读】踏在荒凉的田地上,禁不住要唱阿杜的《一个人住》,风吹起我本已凌乱的长发,歌声细细地四处飘散,我于是想起了以前天使般的楠仔,长着彩色的翼,和我一起在纯蓝的天空下,愉快地飞翔,留不下丝毫的落寂。

  一

  在肮脏的2002年的尾巴上,我开始喜欢上阿杜的歌,一副沧桑的面孔弥漫落寂。

  我迷路了,在依然青春的17岁的开端上不觉就迷路了,伴我的除了寂寂的黑暗还是寂寂的黑暗,铺天盖地,甚而布满周遭。

  我无法找回清纯健康的自己进而高兴快乐地继续幸福的生活,享受世间至亲的温暖。我蜷缩起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执着于韩寒的文字阿杜的歌,一日日挨过去,不想过去,亦无谓明天。

  二

  我咬紧牙关闭上眼睛赶走了期末考试,结束的那一刻,忽然好激动,发现自己原本就没有庸碌的权利和资本,于是,我微笑着去见疼我爱我的父亲,撑起一丝善良。

  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那么平淡而毫无痕迹,寒假里华贵的生活又激起了内心宁静许久的潮,庸碌而空虚,我突然非常担心自己哪天会不会成为这个世界阴暗角落里智商最低的孩子,带着隐忍的哭泣。

  新年那天晚上,犹自想着心事,L来了电话,他说他希望我玩得痛快,一个淡淡的“thesametoyou”过去,我便挂了。

  没有给他闲谈的理由,楠仔的离去在我的脑海里幻现得过于清晰,让我看到一张张丰富的面庞下掩盖的空虚的实际。所谓天长地久,正所谓一无所有。

  新年过后的早上,我起得很晚,母亲说小泽子来找过我。小泽子小我12岁,有着单纯稚气的童音,清澈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他喊我哥,每每见到我,他都喊我哥。我被夹在幸福里,自己却颓废溃败得厉害,我做不起他的哥,做不起单纯稚气小泽子的哥啊。

  假期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目睹了周迅在《射雕》里的扮相。周迅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演员,我喜欢她在《橘子红了》中外表脆弱但内心坚强的性格,喜欢她用苍凉残破的嗓音唱爱情路上必经的《飘摇》,她像个孩子似的诚实地演绎出一部部动人的片子,华美且充实。

  我一遍遍在心里向自己细细地感叹自己曾是个多么想当演员的孩子呵。

  马上要开学了,今天我见到了许久未见有些模糊的二晨,在上海已经发达了的二晨。我告诉他我的苦恼我的目标我的未来我一直非常执着的清丽文字,渴盼他的理解和支持。

  他做了如我所料的行动——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什么也别想在青春的大好时光里一定要好好学习。

  我扭过脸去,泪水晶莹。

  我多想告诉我的家人,我最亲的姐姐,仍然零星地留在我身边的朋友,我是个好孩子,热爱生活希望幸福渴望快乐的好孩子。

  只是我还未找到出去的路,只是我还在黑暗中挣扎,所以我显得狼狈,显得颓废,显得枯叶般的憔悴。

  我敛起脸上的哀伤,收起冰蓝色淡淡的忧郁,还每一个人一个青葱的微笑,让他们知道,自己要走了,自己要离开寂寂的黑暗墨蓝的忧郁走了,决绝而坚定地。

  三

  开学后我开始做规矩的学生,企图让潮永远归于平寂,死一般地归于平寂。我像个孤单的小黄牛一样勤勤恳恳地耕耘着糟透的功课,没有丝毫的仓皇。

  我有个可亲的姐姐,她每次见我都面带微笑,让我感到温暖。她总是告诉我不管你以后能否考上大学能否找到自己的幸福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给你快乐和自由,一刻也不离开。

  每次我总会孩子般地泪流满面。

  每次心情不好时我都会这样安慰自己,别怕就算你什么都没了你还有姐姐呀你还有让你一辈子都感激和感动的姐姐呀。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感到四周充满了阳光,带着奢侈的幸福。

  每次每次都这样。

  学习计划实施的第一天晚上,我异常地做了个噩梦。

  我梦见自己坐在家中小屋阴暗的角落里哭泣,高三在指缝间无声滑过,只留给我唏嘘感叹的机会,窗外凄凉的夜风透过窗帘一阵阵吹向我,龌龊的头发凌乱不堪。

  醒来时眼睛潮潮的,我突然就感觉有种莫名的忧伤掠过脑际,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向我预示些什么。

  别再折磨我了,我已经够苦了。我用了嘶哑的嗓音对着自己的灵魂呐喊。

  四

  二轮统考突然到来的时候,我仓皇得无丝毫准备。

  考完后的那天上午,我孤单单越过一片田地,去给母亲打电话。

  踏在荒凉的田地上,禁不住要唱阿杜的《一个人住》,风吹起我本已凌乱的长发,歌声细细地四处飘散,我于是想起了以前天使般的楠仔,长着彩色的翼,和我一起在纯蓝的天空下,愉快地飞翔,留不下丝毫的落寂。

  没有了朋友的日子,也没有了曾经汹涌的眼泪,因为自己已经长大,已经踏上追寻幸福的道路了。

  不能,再做懦弱的小孩子了。

  按下那个幸福的号码,接电话的是姐姐。我告诉她我很晚才能考完。她说没关系不要慌一定要细心做题别耽误考试。挂上电话的那一刻,似乎一转身就会发现姐姐在身旁,真实到似乎不再有时间空间的相隔。

  回去的路上,经过那家熟悉的音像店,我没有进去,去找自己纯蓝的心灵音乐。

  我觉得那恍如隔世,遥远的不知该怎么触摸,像是上个世纪的垃圾桶,又像是百年后华丽的殿堂。

  恰如潮波光潋滟的水花,飘渺无着。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钓鱼网_学习钓鱼技巧的网站! »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