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游杭州

  车游杭州

  人年轻时,多干些不合常理的事,那都是顶顶好的,不走万里路,如何知平生事呢?

  我自八月十九日清晨六点三十分,骑车从绍兴越城区的文理南山出发,行经柯桥、萧山、滨江,到达杭州西湖的断桥残雪,与黄冲见面,住宿在保俶塔的那座山腰,如此整整玩闹了四日久,于八月二十三日午后十三点整骑车告别,过了西湖区、上城区、下城区、江干区、余杭区,最终到达家乡海宁盐仓,归时恰好是七夕佳节,天色不若离开绍兴时,那等烈日烘照,因台风影响,阴云清爽,屡有清秋之感。

  在家黄昏则入睡,直到此刻深更半夜,起来写一篇车游记,来大致说说游历之事。

  绍兴段路程,是从越城区到钱清镇,一路精神极好,因为清晨缘故,并不觉得劳累,反倒是添生出了许多情感,嘴里始终念着那话“天南地北,往事悠悠”。

  大学三年整,都已在绍兴结束,遇见许多人,逢见许多事,哀伤苦楚,欢笑真切,都已随花飞花落去。一路想着,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路终究还得往前,我在欣赏沿途的风景,一幕幕,过去的、将来的,都是精彩,都将成为生命旅途的一份映像。

  萧山段路程,最是难骑,烈日当空,遍体流津,大瓶的饮料迅速都化成了汗水淋漓,且因萧山的路段多是黑色大道,植被稀少,骑车在新建的城市区域中,烈日在头顶笼着,在脚底从黑色的沥青马路上烘托,以至于我热的彻底失去了幻想的心境,除了感慨萧山迅速发展的经济,就是三番四次坐于路畔的阴影底休息,然而越是休息,越是感觉车轮没力气,几乎慢的像是龟爬,看来身体应该是累极。

  等到达滨江区,过钱江三桥,更是因为上坡与高温影响,完全是有种几乎要虚脱感觉,心底的兴奋,化成最终爆发性的呐喊。望着钱塘江滔滔的江水,江风扑面,实在有些大感动。

  也或许,绝境当中,才更看得见人性的本质,才更好得能知道自己吧。

  接下来杭州城里,首先在经过短暂休息与整理后,发现手臂与双腿的肌肤都已经火红,饮料越喝,越觉得肚子难受,或许因为午饭只吃了几个梨的缘故,所以排泄时几乎都是水流,真有种虚脱之感。在杭州闸北老街的小巷里,遇见了秀色可餐的少年,我笑问,他羞答,我问路后,由鼓楼到吴山广场,继而是到西湖岸畔,等到达第一轮目的地断桥残雪的景点时,整个人立刻有虚脱感,因为身背电脑包,手提十来斤重的大书包,所以车子一旦在断桥桥头停止,整个人挨着梧桐老树,直接瘫倒了,望着余晖烈烈,如织行人,七八朵盛开秀丽的粉荷,我的形象,实在是有些龌龊狼狈,大大丢了杭州城的脸面啊,当时约莫是十六点二十分。

  坐等黄冲从咖啡馆里下班,也顺道看着已数年不见的西湖景象,生出别样情怀。

  西湖景致固然秀美,依旧如古人描绘的繁华,却觉得终究失了西湖当初的情致,太过繁华,也太过尘嚣,丧了西湖当有的,或静淑或柔美或微微除尘的遗世意,车水马龙,游人摩肩,语言已经填充了耳朵,人影已经充斥了眼睛,断桥的美淹没在人群深处,苏堤白堤都成了七彩的游人服饰,实在难说“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自然繁盛。

  依靠在梧桐树底,念起张岱所写的在冬天里去湖心亭看雪,觉得一人,一炉,一酒,实在是有境界,在情致上更是达到了生命的极高度。读他看雪的文章,总使人觉得西湖是清净自然极的,如处子的存在,站在世尘外,微微笑着,淡淡的神色里有的天高地阔、我最灵秀的温柔意。无论是葬在了湖畔的苏小小,建立了长堤的白居易苏轼杨公等人,抑或雷峰塔最负盛名的传说,保俶塔的清名,都可算是西湖最值得称道的文化核心所在了!

  我总以为,人多了就坏事,尤其是自然被破坏,景致被污染。随着杭州的经济发展,商业化充斥杭城,看看西湖周畔的大厦高楼就知道,而今的西湖,已然残缺不全,世俗的烟火气息浓郁到了骨子里,多看一眼,都觉得他实在辛苦,日夜被这千万世人践踏。

  当我住在黄冲所在的宿舍,在宝石山的半山腰,有几所残剩的老宅,尚在清晨,就被一声声怪啸所惊醒。我起床,往保俶塔的山顶攀爬,始觉清晨跑步的人多,彼此两三说话或耳朵里塞着耳曼,等到了保俶塔塔下,人群集聚,都在运动着,什么七八十年代的情歌在播放着,什么戏剧声二胡声谈笑声都一并流淌,我挑选了最偏僻的一块岩石独坐,始觉西湖真的是失了我所爱的那种风味。

  他们都在运动,身体在锻炼,我并非不爱运动,只是我极为排斥那种只知道锻炼身体、却忽视了灵魂在同时也需要涵养的人,与其强健了身体,不如富饶了心灵,当然我完全不认为,听那些卿卿我我的爱情歌曲或时代军旅声调,就能够让己我获得升华。

  在清晨的山野里,我更认为那是一种污染,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保俶塔原本该有的佛教文化,已经彻底被世俗烟尘所淹没。为什么没有人静心地去读读古诗,为什么没有人静心地去说说佛语道法,为什么古老中国的智慧都没有人再提及呢?

  我观察这些锻炼在宝石山的人,年纪约莫都是四十岁之上,说好听是前辈,说直接了,他们所听的数十年前的情歌小调,岂不就是我们现在所流行的那类歌曲?我实在不觉得,绝多数流行歌曲是有陶冶情操、升华灵魂、引人沉思的作用的,靡靡之音,自有性情可爱处,若泛滥了,则沦于滥情低俗的可恨境地。

  我原本,是去保俶塔寻找从前的佛人话语,教导我们人世的一些智慧,我原本想去看看是否有人在静心地练太极,在清晨的林光里,听着鸟语,望着新一日的初始,从而反思平生,谁料到我找到的只是个娱乐场所,只是个烟火嘈杂的菜市场,哪里还有天地钟灵毓秀的静好柔美呢?动是美,我却偏偏更爱自然的静,人于静极,听闻真谛。

  “啊——”

  身旁忽然有男子咆哮,正是清晨我所惊醒时听见的声音,原来是往来跑步的老人,在此处随意地大叫,以为纾解心气的、锻炼心肺功能的一种方式。

  我想,宝石山与保俶塔终究是被人占山为王了,明明是大家的区域,偏偏成了几人的聚啸场所,与猴子何异?我不想用狼来形容他们的长啸,因为狼的声音,始终带给人来自原始的冲击,使人相信自然,使人崇敬自然,而这些老人的怪叫,扰了他人清梦不说,这份原已喧嚣的菜市场风味,更是使人多待一刻,都觉得耳朵与眼睛,遭受双重强奸,自然人已不再了,自然景被侵略了,西湖还有什么好爱的呢?

  与黄冲往往坐在湖匏坚墅的门前,吃面条,我喜欢这类民国时期的建筑,我却厌恶这类深蕴文化味道的建筑,成了而今卖面卖饮料的小卖部。往一旁走过去,更是痛心摩崖石刻的被毁,千百年的石刻佛像,而今早已湮灭,不是自然的风化,而是今人的无知愚昧,当初如何狠心地去拿锤子拿斧子把佛的脸都劈掉了大半。

  昨夜因台风影响,与黄冲被困拱墅区的拱宸桥处,乘坐轮船,游玩京杭运河,因为风雨缘故,只能走在拱宸桥附近的老街区里,青石长街,细雨纷纷,实在有说不尽的婉约美意。稀稀疏疏的行人,偶尔打伞的归人,总使人疑心,这儿为何美得这样自然,这种老街的生活气息,安宁之处有淡淡的烟火,烟火之外有等待的古桥或者老树,长廊长亭,渡头水声,悬挂的灯笼,被竹叶做了记号的石凳石椅,忽然疑惑怎么长长的石路不见往来的人,却在拐角处,默然看见两三个站在屋檐底,静默地避雨的过客,他们默默得看你眼,你也与他们随意交换几眼,于是渐渐远去。

  这时候,人心容易怀着一份最天真的想法,简单而不失生命的光辉,活泼而不离清朗萧疏的点点愁意。总是,惦记着前生,总是要说起三生三世的诺言,然而细雨里,又总是无言的错过,婉转的笑颜,谁又说得清楚,平生的别离?

  所以,我在杭城数日,唯独这个黄昏,与黄冲浪迹般在京杭运河两岸的古街,是最最动人的,生命里有种欢朗与寂寥的天性,被彻底激发,这是一种不关金钱享受与慕名而来的自然之心,我最珍惜这种光景,西湖实在是逊色了。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都是传说中存在的美了,白蛇的传说在商业泛滥的吆喝里,也失去了天地有灵的向往,三生三世的相约,都已经遥远地,成了生命里的一声叹息,苏小小的痴情与哀伤,被一个格格不入西湖情调的武松义士的坟墓给玷污,除了那些颗百年老树还或许知道当年的西湖美景,梧桐萧萧风雨,其他的都实在不值得一看了。

  还记得,那夜深更十二点多,与黄冲骑车遨游在西湖,过了阴森森的雷峰塔,骑车在黑幽幽的杨公堤与白堤,水光静谧地一如千百年前,尘世的喧嚣都熄灭了,在极静的夜色中,我再度发现了西湖的灵魂,他刹那间有些苏醒,我想把相思与情意都寄托在他的灵魂里,与他共把一壶酒,说尽这千百年来,有情人留在他怀抱中的寂寞,有情有道,才是好西湖!

  前夜与黄冲坐在他的房间,喝着酒,吃着鸡腿,听窗外沙沙的雨声,灯火温暖极了,偶尔两人说个几句话,有过去的,有未来的,我想我实在是放浪形骸的最好人选,不爱名胜所在,爱我所爱,此时此景,心情所能觉得温暖处就是最好的。

  诚然,那一夜的温情脉脉,在酒的熏染下,更是让人觉得恍若梦幻的沉湎。

  等我昨日告别时,再度与黄冲去了保俶塔,攀爬岩石,犹若飞在云端,吓得我不轻,却实在是快乐,俯瞰杭州城与西湖,别有飞仙之感。

  黄冲留我多住一日,我说不了,并非其他缘故,而是我觉得人生最美的不在于长久或逗留,在最美时刻我离去,或许这才最值得我将来留恋,这才能够让我长长久久地记得,总能想起在杭城里,与谁一同奔走笑闹的回忆。

  因为骑车在七堡处往北,偏离了回家的路,竟到了余杭城区,于是又寻路回海宁,到家时,天阴气爽,有种秋天的味道,草草吃了饭,就沉沉睡去,那时候才知道,又是个七夕夜了,又是处暑时节,秋天得来了,春华秋实,岁月快的让人有些不能彻悟了。

  约好,等有机会,再去寻黄冲玩,若有机会,自然尽兴,若无机会,也有怀念,常话说相见不如怀念嘛。若是家里人知道,我是骑车从绍兴回来的,指不定得如何惊骇了,若是黄冲,我也实在生不出这样的勇气,真的骑车回家,实在欢乐。

  2012-8-24凌晨3点32分,鹿耳家中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钓鱼网_学习钓鱼技巧的网站! » 车游杭州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